星期四, 1月 14, 2010

考試的用意(特別是改錯)

各位:

現在這一刻是空窗期(作其他事情時間太少,因為等會去監考回來又要改考卷),所以簡短寫我的內心話。

考試本來就是用來檢驗(評估)同學學習狀態,如:小朋友要背九九乘法表,就讓他們背誦、默寫、填空....。到大學,當然問題複雜度、困難度提升(如果不提升就不應稱為大學)。就很難用在台灣傳統的考試方試檢驗全部(或是大部分)同學學習狀態。

在我的心理實驗法上半學期中,改錯題,是一群同學共認的重頭大戲。那是一種以前(就是高中以前)未有的考試型態(我想是吧)。就是拿似是而非的題目,請同學指出哪裡有錯,又如何改正錯誤。以下舉課本的例子:

星期日, 1月 03, 2010

美濃採蕃茄


在元旦假期,如果都在睡覺實在有一點對不起:p。
所以元月二日下午就把車子開上公路,前往郊區。有了國道10號,高雄市到美濃旗山地區方便許多。以前旗楠公路彎曲上下複雜以外,又有一堆砂石車,實在不太舒服的路程。
有了這一條國道以後,是常去美濃旗山,吃板條、吃香蕉冰。昨天是並沒有明確的目的,只是元旦沒有去哪,所以才出去一下。昨天千尋期末考要到了,沒有跟,就讓另外一個跟來。
小媚在車上有自己的位置,不過最近不太愛坐,坐沒多久就要溜到助手席我太太身上。但是她不是小貴賓、吉娃娃,她體重有10Kg。

星期五, 1月 01, 2010

一個特別的「心」

各位來訪者:2010年新年快樂(現在還是元旦)

照片是2009年12月26日台大心理系創立60週年系慶時捐款所得的紀念杯。其實這個杯子還有一些故事,容我在此介紹一下下。

杯子上面的字是在台大心理教書的我大學同學的女兒寫的。她女兒現在十二歲,寫字當時是十歲。或許這有什麼了不起,但她女兒是「五障俱全」的小朋友。有:肢體、智力、語言、學習及情緒障礙。而我同學是一個叛逆的心理學家兼努力實踐自己想法的媽媽。

據我同學所描述,她很早就不聽從所謂西醫的指導。因為對西醫有不同看法,例如:他女兒一出生第一個診斷就是「腦性痲痺」,她就說這只是很表面的診斷,大腦運動區受損當然會有運動障礙,但有運動障礙通常不止運動區有受損。她對於腦神經用藥也很有意見,因為藥物不能僅對需要的部分作用。例如某些神經傳導物阻斷劑,當然會阻斷所有用到同一類神經傳導物質的神經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