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19, 2007

知覺哲學

上一週考知覺心理學考小考,出了請同學寫各自認為的「知覺哲學」。

在這裡所謂的哲學並不是嚴格定義的哲學,是指思考方向或信念的問題。

不過無論如何,大家只著重在於收集課本上的片斷東西。不然就是天馬行空,盡情發揮想像力,但「知覺」不知跑到那裡去了?後者最典型的答案就是,認為每一個人的知覺到的東西都很不一樣,知覺是一種主觀的歷程。當然,你看到色的字,你說那是紅色的字,但講英文的人說那是:"red word"(好像某一個同學的冷笑話)。這樣當然說起來不同,但是在絕大部分情況,大家的知覺是一致的。不一致是例外!

知覺哲學,你我或許某些不同,但同樣探討人類知覺活動。其實會殊途同歸,最後會有接近的輪廓。就像知覺課本多種版本,但所強調的差異不會太大(太大就很麻煩!)。

如果各位能知道這個殊途同歸的歸途,學習知覺不會那麼混亂及沒有組織了。但這要各位自己來找,線索就在本週的小考(但似乎答得很不好 )。

星期一, 5月 07, 2007

所以

好久,好久不見!

我要復活了

最近知覺心理學開始考小考,大三同學其實受過心實改錯題的洗禮,應該對我的要求有所認知才對。但是好像還有一段距離

第一次考的題目如下:

視覺實驗中為何較常以視角大小代表刺激大小?

典型的昏倒答案

當物體與距離一定,視角越大物體就越大,在網膜上的成像也就會越大,所以我們常用視角大小代表刺激大小。

---------------------昏倒分隔線---------------------------

「所以」是用來連結兩子句間的因果關係。也就是前面是因後面是果。題目問「為何」,當然要有「所以」或是「因為」等等推論因果的句子。但是那要有前後間要有足 夠明顯的道理可連結!這一題而言,題目是為何常以視角代表刺激大小,也就是為何不以其他大小代表刺激大小。那一定得交待視覺實驗中刺激大小的意涵。


考兩次,仍有很多人不知道。不知道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