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29, 2009

用成績與同學溝通

每學期在打成績時真的苦惱很多,或許算是當一個大刀老師的宿命。

並不是真的喜歡當人,實際上真的希望能讓同學理解到大學生應該怎麼學習。大學生,至少也有十八歲以上了,有十足充分的自主能力。我當然希望同學要能自己「讀書」!讀書、讀書,寫起來只有兩個字,但實行起來也很困難。尤其讀的是比較生硬、比較難解、比較抽象的教科書。再加上書是用外文寫的:-)。要同學完全沒有基礎之下讀下去,當然很困難!

所以,大學還是要上課,但大學的老師歧異性高。每一老師對每一門不同的課程想法也不同。所以教學方針也當然不一樣。我個人對於兩門不同必修課也是不一樣的!心實是給低年級的,是給予較為普遍性的基礎,所以教得很慢,也很個別化的。無非希望讓同學先能站在大約同一個水平。至於知覺心理學,是給高年級的,是較為特定內容的課程。所以教得很快,也期待同學能自主學習,也找較為詳細的教科書。當然是期望同學可以自己來「讀書」。

但是,每年不管那一科,也都有不少人差相當的多(真的合乎我個人想像的標準的每班僅個位數)。所以在必修課,每學期仍可能有人不及格。其實及格,我也希望同學們拿到成績單以後看一下自己成績,同時由其中知道我們老師們的訊息。例如,你是剛好60分,以我個人的情況,那多半是調整分數的。有些老師堅持不調分,但我覺得學校考試勢必誤差不小,不必太過於嚴厲。所以,我也不想給同學五十八、五十九的分數。另外,五十幾的同學,在必修課常會給暗補的機會,是用來確認會不會當錯人。

另外有些人是六十多到七十前半,那也是不是安全過關的。各位應該是很有可能性的,不過可能在某些關卡出了一些問題,使得課業中漏了一些東西。我是很希望這一區的同學一定要找時間,在畢業前把該補的補好!七十後半到八十前半的同學,則幾乎可以滿足我設的標準了,以後小心謹慎,一定可以有所表現。當然小心、自學,是仍然是要的。

最後,八十五以上的同學,我個人覺得這一些,在我設定的標準是真的達到了!我更希望是這些人能回來與我切磋更深入的東西。因為學海真的無涯啊!

以上是簡單說明,我分數當中的密碼:-)

2 則留言:

  1. 原來我當初也是"不是安全過關的"。嘿,真的很汗顏。

    回覆刪除
  2. 第一學期心實小考我永遠都是寫最滿的那一個,但總是拿負分 = =! 我本來想應該是老師看走了眼 (Sorry,老大,這是當時的心聲) 後來學期末成績以60分過關,我有點失望。

    後來把考卷拿出來檢討,我發現空白考卷的分數 (0分) 竟然算是高分!我就想,與豈亂寫,不如 "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抱著這樣的心態到第二學期心實,老娘我後來以八十幾分的分數過關,爽!

    到了大三.大四,開始參加幾個學術研討會,我發現研究本身的內容,沒有解答,只能靠研究數據說明自己研究的價值貢獻...等,而聽者會就研究方法給予嚴格的批判,研究者必須解釋研究的邏輯回答問題,這過程沒有對錯,只有誰的證據比較有說服力。

    回到心實,改錯題其實不是要學生提出最佳答案,而是能否提出有說服的說詞,說服櫻井的題目中的錯誤,越有證據和邏輯,說服力越高,得分越高。當初我只是想要提出最佳解答,沒有考慮證據與邏輯,所以永遠拿負分。

    要讀書,因為書本提供賅領域的思考模式與邏輯,也提供各種研究數據,當你多接觸這些東西,自然可以在你的領域學到如何做研究,如何說服別人你的研究...等,不是只為了背 "考試答案",體會這一點,我開始讀書,然後從此就與負分絕緣了!

    回覆刪除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