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6, 2009

社會不公平!

好久不見!

依然非常忙(人家老師應該不是放暑假?)

我今天要指桑罵槐,還有今天的標題是借用別人的話。但不談這個電影本身,反正很多人在評論,同時真要對電影有什麼感受請自己去看。



我們生活的週遭充滿各種不同「法律」,很多事也要「依法行事」。但訂法律時不可能思考到所有可能性,甚至常以最大公約數的方式訂定。例如,小孩應該由「法定監護人」來扶養。那是絕大部分適用的情況(當然沒調查過不知確實的百分比,但應該是很高的比率)。當然訂這樣的規定,背後的「思考(或是哲理)」,應該是要考量小孩的幸福與正常發展。

當法律、規範與原設計的思考(哲理)相違背時,我們應該優先考量後者才是(有人有異議嗎?)。這樣時還以法律、規範為唯一準則,還要「依法行事」,不是死腦筋是什麼?例如:這一次水災固守完全依「災害防治法」來,不作更彈性的運作,及時作該作的事,眼睜睜讓寶貴時間流失。真的是無言。

大學,本來就是由教師教學、研究、服務的地方。因為現在高等教育較為普徧與多樣,所以主管機關也讓各大學盡可能自主。讓各大學發揮其所長!由此各大學「應該」定出符合各大學的政策與辦法。但環顧四週,台灣的各大學似乎以追求頂尖為最優先,並一群大學要試著要搶進世界N大。今天暫時不談這排名如何的問題,只問每一大學每一個系所都應該頂尖的問題!

頂尖是花很多成本的事,而且投入到回收需要等待很久的。要作頂尖核能物理研究,能在沒有粒子加速器的地方作嗎?如果真要有,從無到有到底會花多少有形無形的成本與時間?說近一點,神經認知科學在台灣心理學界現在正紅。也正積極地投入fMRI等強力儀器。也投入一堆人力(光是南部地區最近看到的研究群的名單就十來位博士)與經費。我想在最近幾年是可以產生不少SCI的論文。但相對其他心理學領域被壓縮了(當然也可以作社會認知相關用fMRI),會使心理學台灣的發展很不健全。因為新進的人(任何人剛開始都是新人)需要讓他們知道全貌,心理學絕對不是只有神經認知。

在追求頂尖的大帽子下,邊緣的科系,邊緣的老師可能被大學、研究族群犠牲了。甚至大學為了頂尖,想盡辦法排擠、消滅無法頂尖的老師:不能寫SCI論文的!那這些不會寫SCI論文的大學老師是不適任嗎?不配作大學老師嗎?

社會真的是不公平!

別忘了,大學本來就第一個是教育大學生。是產生優良「學士」的地方。但現在台灣多少大學用心在此?研究當然也是大學要務,但是SCI絕對不是研究的唯一指標(不然請Thomson公司來指派校長好了!)。

以上是,看這一部電影同一天,陪同本系要被不續聘的教學特優教師去請教人事主任時,因為聽到太多次「依法行事」所感而發的。至於電影真的不錯,也值得大家「用心」去看,尤其以後有志於助人相關服務的同學(請系胞們遇到事時別以「依法行事」當作檔箭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