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15, 2009

官大學問大

前一陣子又學會新的四字成語:「尸位素餐」。今天又看到高職位者相關的新聞:「真尷尬!台大校長致詞 台下吃睡一片」。

固然學生在課堂或是聽演講時「吃、睡」是不宜的。但是較少檢討(或是想到),為什麼這一些課或演講容易讓同學「吃、睡」,以及同學「吃、睡」真的影響到什麼問題?




我上課,也是一堆人吃跟睡。其實這我還能忍受,反而我最不能忍受是有些同學上課了還是忍不住「大聲」討論一些其他私事(我雖然耳背了一點,但有時還真聽得到:p)。大學生這些(吃睡等),並不是現在或是最近才有的,至少我開始教書的時候就已經有了。所以至少也有十幾年的時間(應該更久),但是為什麼前面沒有檢討這麼大聲?

其實,在本系psy87級的同學在二年級時,系務會議公開討論過這個事情。因為有幾位行為太超過了(我說太超過就是之前沒這麼嚴重,但是有的:)),但後來也請老師注意而沒有進一步的決議。

洪蘭教授是名人,李嗣涔校長也是名人。當名人起來說,各媒體就爭相報導,好像他們有先見之明,首先發現了什麼似的。但是請問大家,這些名人,是否是發現大學吃、睡的第一人嗎?其實他們絕對不是第一人,這一種事在大學校園早就很普遍了。就像看到台灣汽車不讓人行穿越道的行人,如果有名人指出來(可能像李X同),或許各媒體又要來加油添醋。

我們一定要讓所謂的名人講,才有用嗎?何況名人又不是神,還常常搞不清楚狀況(我沒說前面兩位名人搞不清楚狀況,絕對沒有!:p)。但台灣仍然「官大學問大」,名人一講一堆依靠名人生存的人,就好像多久沒吃過肉的野狗,跟著名人搖旗吶喊!

最後再加一個有身份的人的笑話「奧美總經理定義facebook為微網誌, 酷!

至少希望修過心實就別再誤信「名人牌」!

5 則留言:

  1. 想起之前老師陳述學校行政官僚引起許多系胞討論, 但這是最近才如此嗎? 就我認識參加過校長有約以及當過系會幹部的(特別是系會長)對此可是每每談及都念念不忘啊~

    回覆刪除
  2. 我是psy86的學生,老師好,
    我竟然不知道當年有這麼嚴重的事,有學弟妹的行為嚴重到開系務會議了.....

    說到上課吃東西,印象中是大一時的驚奇發現~@@
    「原來大學時上課吃東西老師不會管」
    所以之後就習慣成自然了.....
    但我沒有在沙老師的課吃過,因為聽懂就來不及了,
    沒有閒情逸致吃東西~

    最近很多名嘴都跳出來說,
    老師上課不精彩才會讓學生這樣子,
    我個人認為如果把學校當成補習班那樣,
    講究滿足顧客需求,自然有人上門的經營之道,
    似乎跟「人師」的期待就有點背道而馳了~
    畢竟學校不只是傳授知識,也是讓學生社會化的地方,
    什麼樣的場合作什麼樣的事,是該要求的。
    而學生也只能學著在現實的規範下,
    自己去調配上課、社團、戀愛、用餐的時間。
    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
    我是一個現職的老師~XD

    回覆刪除
  3. 我也認同大學教師不見得要與補習班講師一樣,且將這種問題化約到教師教學差或學生態度差都無助於我們解決問題。

    但我不認同學生只能學習在既有的「現實規範」下做選擇,而不去質疑或反對規範的不合理性(好比這次的洪蘭批醫學生事件)。

    學校可能是傳授知識的地方,也是社會化的地方,學校甚至是讓學生學習服從權威(比如說不合理的校規以及毫無道理的「尊師重道」要求)的地方。以權力/身分高低去區辨其規範或敘述的合理與否與是否遵守,恐怕也只是一種「名人牌」。

    回覆刪除
  4. 我同意大學生要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
    對於規範及現實限制該去思考合不合理,
    但前提是,這樣的過程可以產生更好的作法或想法,而非單純為反動而反動。

    這次的洪蘭事件,不合理處是指?
    如果是指上課不該吃東西,
    我認為這無關乎權力或上下位階,也無關乎是誰提倡,
    而是對一位講者的尊重,
    不因為他是教授或同儕或甚至是做經驗分享的個案。

    什麼該做,或者什麼不該做,
    或許可以參考Kolberg「道德六階段論」
    http://www.books.com.tw/books/series/series9789861851723-1.php

    傳統不一定是不好的,
    就連「尊師重道」都有其道理在,
    可能因為某些人的錯誤示範而使這句話不能百分之百的適用,
    但就此批評他是百分之百不適用,未免失之武斷,
    否定之前,先想想這樣的否定證據在哪,
    在想想可以這樣的證據可以支持「否定」的程度有多少。

    我想到推論統計...... = =

    回覆刪除
  5. 洪蘭事件中,「上課不該吃東西」這項規範我認為不見得合理。台大「醫療與社會」這門課的時間是13:20開始上課,而第四節是上到12:10,且有些同學在中午仍然有課(12:20-13:10)。又上午的課不見得與下午的課在同一個校區。在極為有限的時間內要搭公車/騎車/走路前往另一個校區與購買午餐並吃完午餐,是否恰當?我認為這樣的課程時間設計是可以討論的。而非以「對講者的尊重」將「上課該不該吃東西」捨去其脈絡後化約為同學的責任。

    為反動而反動很無聊。這麼無聊的事情學生通常不會有興趣,只是很多人有興趣這麼貼標籤。

    我並沒有全盤否定「尊師重道」的意思,只是「尊師重道」在有些時候以種種畸形面貌表現出來時,如單單因其職業身分便要求學生尊重,我認為那只是在服務相對有權力者。這是我先前回應所提到「毫無道理的尊師重道要求」的意思。

    傳統當然不一定是不好的,但當社會大眾批評大學生越來越不「尊師重道」的時候,或許不見得是同學態度或老師教學方式有問題而已。今天「老師」的功能與角色與三十年前相差甚大,若師生關係的程度沒有相當大的改變我反而覺得奇怪,當然其程度適當與否可以多加討論。

    或許每個人都有被尊敬被看得起的慾望,但如果一個人很值得尊敬,自然就會有人去尊敬他。不用等到「尊師重道」來服務他。

    回覆刪除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