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20, 2012

當(去聲)人

每到期末計算成績,真的百感交集。這時候也是對自己的教學打分數!


在大班教學,又找不到足夠人力協助,加上自己時間、能力都有限的情況下。有人沒有學到一個程度是難免的。在大學,尤其需要花時間學習的課程,砍掉重練,是很合理的要求。

老師們會拿不同的評量工具來了解同學學會多少,在課程設計中希望同學學會的東西。其實綜合起來要看的就是「過」與「不過」!不幸的是,大學的課程(至少在心理學系是)具有相當的深度的,不是很簡單就能判斷一個同學到底學會了沒有? 說真的,個人覺得最準的,就是與同學一對一,深度與他討論有關課程內容。這樣有什麼東西,一問就知道了!但這要花很多很多時間和精力。以前補考時用過,每一個人約花一到兩個小時,我跟同學都會知道這一位到底可不可以算是學到最基本的東西。但是,這實在太花時間了!我一般可能需要確認十幾二十位,我不就要排好幾天?

當然,如果可以有更精準穩定的指標,我也不必這麼辛苦。但實際上不太可能!其實心理學家發展多年的心理測驗都很多問題,我們課程當中的任何評量工具能超越嗎?開什麼玩笑啊!

在心理實驗法,無奈的感覺也很深。因為這一門課,我教的是「態度」。這與品格教育有得比。不是能用一般方法教學與評量的。所以我用了很多不同的方式來教學、評量與計分。今天來分享一下,我為了決定:「死當」、「補考」名單花了一個颱風天的故事。

每一次,這個過程是痛苦的。如果用原始的標準去算,通常能及格的只有個位數(別懷疑這每年都是這樣)。所以一定得調整一下分數。首先針對沒有人到達高水平的分項做平移或是比例移動的工作。也是將全班表現最佳的人至少調到八十五以上(其實有時不太想 :p)。但這樣還是近一半的同學會在六十以下(及格以下),當然也有一些人是不到三十(這些人最後會加到四十,因為不到四十學校規定不能修下學期的課程)。

接著看看五十多分的同學,主要五十七左右。也會發現,我用的這些指標,還是有些穩定性。落在這區的人,一定在不少地方有不足的地方。我拿著各種表格(有時還要回頭看一下他們考卷),看一看、想一想,他們有沒有摸到一點邊?如果有模到一點邊就會加到六十或六十多分(拿到這樣成績的人請注意一下)。

接著會去檢查五十以下的同學,看到這些同學,其實我會滿有印象的!別以為我們老師們不認識同學,我在期末考時再三確認同學。知道哪一些人上課不出現,或是上到一半才進來教室的。也知道有些同學,在底下講話比我還大聲,我差一點就知道你昨晚所吃的所有菜單!也看到有一些同學,一直釘著自己的筆電或是iPad在偷笑。當然,也記得一些同學,來問過我很多次問題,很認真很認真,但就是無法改變他長久下來的不良思考習慣!!其中有些人,想一想或許再來看看他們的表現,或是有時是給他們另一種鼓勵,讓他們知道,是還可以來補考。

每一次,要做最後決定以前,是等家人休息之後的一兩個小時做最後決定(當然基本資料早就處理好了)。今天因為颱風假,沒有雜務,所以可以在白天時間就把上面這些決定思考過了。才有機會在此把我的「當人」秘辛曝露給各位知道。

當人真的很累的!!!

補各位可以繼續看一下的網誌內文章(手動做的 :) )
評量
成績是毒藥
關於成績
用成績與同學溝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