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11, 2015

Fade away

本來要在兩年前寫這一篇,但因太多雜事,拖延了很久。最近臨時有了一點點空檔,也發生符合題意的事情,就想把文章寫完。



現代人的壽命拜醫藥科技、公共衛生的進步有長足的進步。我忘了那裡看到的(實在找不到原始出處,有人知道還請告知),有人說人生大約有30,000日。三萬除以一年365日,約是82.19年,也大約是82年兩個月左右。三萬日,三等分,也滿有意思的。第一個10,000日,約從出生到27歲5個月左右。是人生發展及學習最迅速的一段時間,大約在滿10,000日時,也可看得出這個人往後能做什麼了!
至於第二個10,000日是接第一個10,000日之後到54歲10個月左右的時間。也是「工作」,事業最能發揮生產力的時候。文章開頭說兩年前本來要寫這一篇文章,也就是要配合自己的第20,000日。但在2013年到2014年,自己為了準備下一階段的事,花了相當的時間。同時,如同俗話,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本來要做的事,因外來許多無法抗拒的力量而被迫改變。進入2015年總算有一點眉目,雖與當初兩年前所計畫有一些距離,但還可以接受。

下一個10,000日

在2012年,從行政職(中間只休息一年,做了14年行政職)安全下莊,雖然在各職位沒有什麼可以寫上去的「豐功偉業」,但個人覺得對內對外的服務不會太差,至少給同仁們頂住了一些層峰過度無理的要求。卸下行政職,其實給自己留的時間沒有很多,所以一定得稍作規劃才行。我規劃的主軸是「永續」、「傳承」與轉身下台。
個人並沒有太大野心,只是在之前的二十餘年,除了行政職以外,也盡可能扮演好自己角色。當一天和尚就要好好敲一天的鐘!!各位如果有空看一下我在網誌上貼上「教育」標籤的文章,大致應可知道我如何「好好地敲」每一天的鐘。另外,我有幸在高醫心理系接觸了一群不錯的年輕人,雖不敢說我影響、改變他們多少,但也確實地教過超過千位以上的學生。而且,他們真的讓我看到未來臺灣的希望,其中在此一定要強調的是,他們自己靠著自己以及利用「學長姐」的力量,讓自己及團體成長。系會、系隊、家族以及直屬等系統,讓我看到了他們成長。
這一些好的「教育」以及「輔導(不是制度內的)」,我希望能讓這些永續下去,不管外界有著各種不同的聲音,不管要不要「學用合一」,不管要不要「特色評鑑」。為了永續,我也正在努力,進行「傳承」。傳承不是把棒子傳下去這麼簡單,任何措施、做法,要其他人接下來,一定會改變一些。尤其教育這種東西,老師不同,同一內容的課程,教授起來一定不一樣,而且一定要不一樣。但是,核心不能變,讓承接的人,走得不偏離核心,一定要讓對方充分了解核心價值,也要引起承接者的共鳴。
我努力在剩下在高醫的時間內,大約還有九年,要把傳承的事做好。當我把這些該傳下去,也值得傳下去的東西傳下去之後。我希望我可以「優雅地」轉身下台,然後應該上人生的另一個舞台了!!

極私密的結語

以下的東西,很私密,或許有點噁心,沒有人要強迫你繼續讀下去。若繼續下去,讓你不舒服,請自行負責!
在2013年的生日時,發現那一天也是我結婚第10,000日。回顧過去,真的感謝太座與我一起走過這些日子。我真的期望再牽手走過下一個10,000日,但我沒有太大自信。2015年6月6日早上9點47分,家母結束了91年又6個多月的生命。但她的認知生命,早已從世上消失很長一段時間了。她約從十幾年前(確實時間很難定)有了初期老人失智症狀,先由家父在自宅照顧一段時間,約從2003年進入京都的輕度失智機構。後來症狀嚴重,轉到鹿兒島專收中重度失智症之機構,後來家父身體也不佳,不適合一個人生活,也搬到同一機構的收容一般老人的地方。
家父於2012年元月,在自己生日的前幾天,因呼吸衰竭而先走了,留下幾乎對外界不反應的家母。家母前年十月感染MRSA,就從機構住到醫院中。她就一直住院到最後,也是感染這一種超級細菌活最久的一個案例。
我們家,母系那一邊,除了家母以外我的外婆,阿姨及一個舅舅也是有失智的情況,也先後過逝了。以前覺得失智是一種很痛苦的過程,自己不記得自己是很難過的事情。當見過家母的這樣的最後,我覺得若是我失智,那是天意讓我逐漸消失。
附圖是女兒寫的,放大才看得到吧。
最後就以相傳美國麥克阿瑟將軍的名言為結尾:"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2 則留言:

  1. 好感人喔T.T 真的是要好好把握時間拼一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小花

      你不就在拼了嗎?加油!你會有成的 :)

      刪除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