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01, 2015

憲政主義(constitutionalism)

今天的主題不是自己熟悉的,也有一點借題發揮的地方。對於這個主題(憲政主義)簡介,請看所連結的維基百科。另外內容若有不當,也歡迎任何人留言。

前言


現代國家,應該都有憲法。而且應該是以憲法為位階最高的法律,其他法律不得違背憲法。我個人對於憲政議題較為關心是起因於日本現在(2015年夏天)最夯的安保關連法案議題(連結是新聞搜尋結果,可能會失效)。本來安倍首相,由他的經濟政策,保有相當高的民調支持率。但這幾個月來,強行通過,憲法學者絕大部分(各類調查均超過八成,甚至九成)認為違憲的安保關連法案。自六月以來他的民調支持率一路下滑,最近已經低於不支持者。
其實這一些法案的問題,不是最近才開始被討論,自安倍首相上台以來就在談了。而且,他們也在談有關憲改的方案。日本憲法與其他國家憲法有最大不同的地方,是第九條。因為有這一條,所以日本也有類似軍隊的組織,但只能稱之為「自衛隊」,不能稱為陸、海、空軍。安倍政府的最終目標是改變日本憲法,讓日本擁有軍隊,可以打仗。但憲法改變是相當困難的,所以他們先由改變憲法解釋,訂定安保關連法案為試金石。想要由此達成最後改變憲法的目的。
剛開始時安倍政權利用電視等大眾媒體強力放送,加上優先提出經濟振興方案等方式,讓自己的民調保持在高檔。但關心憲政及政策等學者及記者,早就開始討論憲改議題,同時也大都表態反對自民黨提出的憲改方案。我也從那個時候(約是2013年)開始關心及閱讀相關資訊。那時才比較了解憲政主義的主旨與精髓。


我認為的憲政主義


以下用非常簡略的方式把我這兩年來所認知道的憲政主義的主要想法:
一、憲法的用途是限制為政者(可能民主、多數決的方式產生的)任意立法而侵犯「國民」的基本人權。也就是憲法來保障國民的基本人權,政府(包括立法府)不可訂立違背憲法的法律來侵犯國民基本人權。
二、基本人權,因地、因時代,有著某一種程度的變化,但這變化不會非常大。例如,生存權,應該是每一個國民可享有的基本人權。但像是死刑可不可以存在,是不同地區,不同時代會有不一樣的見解。當然,各個地區,依時代的變化可以有所變化的。
三、憲法改變的門檻,一般都設有較一般法律高的標準,以維持其穩定。就像日本憲法,是需要國會三分之二以上的同意,加上舉行國民投票,獲得投票數的過半數的同意。
我所得到的最主要,也是之前很沒有注意的地方是,上面的第一點。憲政主義中就怕發生一些獨裁政權獲得過半的國會議員,再任意妄為。是經過了近代多次的慘痛教訓所獲得的想法,各位也應該知道,當年希特勒的納粹政權是經過民主程序產生的政權!
所以,這一次安倍政權的安保關連法案是相當違背憲政主義的做法。一方面政權自己曲解憲法,訂立不合憲法的法律。另一方面企圖利用媒體逐步操弄民意想要達成,其實違背基本人權的「憲法」。幸好日本仍有很大勢力的憲政學者,以及關心政治的民眾。利用各種手段教育大眾日本憲法的獨特性,還有自民黨版修憲方案的違背基本人權的部分(不是在限制政權如何如何,而是要求人民順從政權,在各修改對照表中看得出)。


結語


其實憲政主義的想法與我在教的心理實驗法中提科學心理學的想法相通。相通在哪裡?我在課程中提到的科學的心理學的基本假設就如同憲政主義的憲法。其實我們會那樣的基本假設,背後是希望能以較為穩定客觀的方式探討人類心理及行為背後的原理原則,這就像憲法是維護國民基本人權類似的作用。
基本假設可不可能變化?答案是肯定的,是有可能。也就像憲法可不可以改一樣。但何時能改呢?應該是基本假設不能回答人類心理及行為背後的原理原則的時候。在上課的時候也有提到,歐幾里德幾何是永恆不變的嗎?在地球表面上,第五公設是不成立的。所以平行線在地球表面上會相交!
這樣歪到台灣(中華民國)的憲法,是不是該改了呢?現在領土到那裡呢?憲法說固有疆域,疊床架屋的增修條文說立法院可以來改。但增修條文似乎像是個臨時的東西。而且,這個憲法的國民大會已經不在很久,台灣這麼大的地區也不太必要這麼間接的民主。當然,要不要改是中華民國國民的事,我現在也不是,所以這不是我的事。
但我要說的是,現況下,不關課綱或是法律。是合於這個憲法是第一要務,還是合乎現況?請各位從最低階(基礎)來想吧!這就是心實精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