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16, 2006

作人

作人很難 ;-(

與人交往,現今時代工具變化多了。但個人覺得其背後的道理仍然是不變的。

昨天半夜(嚴格說2006年5月15日0時多)寫mail給我說要跟我借DV (digital video)。不幸的是,星期一對我來說超忙的。早上收完信,馬上要上課。上完課又要釘研究生實驗課的進度。同時也把下午課程的講義完成。

因為早上的課是有關視覺與認知,研究所的。下午是網路課,準備的東西完全不同。可以說來說對我轉換緩慢的腦袋來說是很大的挑戰。每次星期一課程結束,下班時幾乎癱在自己桌前。
後來,BBS上也寫信,以下節錄小段:

============================================
有需要借用DV拍攝一些畫面,因為得知老師有此器材,不知方不方便藉此器材用,我們只需借用星期二一晚,隔天立刻歸還。
不論能不能借到,都麻煩老師願意看我們的信!
============================================

這兩封信給我不小的壓力。當然如果可能我也能希望幫忙學生,但時間又如此緊迫,我個人物品又沒有隨時可以準備好借給同學(我不是學校總務處)。要我回信也要 花時間的(我也夠無聊,現在該準備明天知覺課,現在已經花近半小時在打這篇),我不可能回一行文給任何人,這不合個人原則。

這一位同學,今天中午真的來找我,就在我要去美術館前。他還真怪我沒有回信給他。其實我實在很無辜的,也很難過。可是,可是,他要跟我借東西的人姿態可以有這麼高?

唉~!代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