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18, 2008

沮喪--打成績

原來以為今年終於可以不要再開暑修班,可是看樣還是可以開

倒扣多一點,有些學生會退縮,只交白卷。倒扣不夠,又有一群同學不改壞習慣,不管懂不懂都要寫。每一個同學都有些不一樣,所以第二、第三次小考時就對有必要面授的同學考卷上都有寫「你再不來找我...」,但這些人就是不來。

最後見到,不是補考前一天,就是補考當天。我又不是神,怎能一天就讓你們明白?同學們我也知道你們有很多要作的事,但是課業對大學生而言仍然重要。而且,心理學系大學部的同學們,如果不將自己以「學識」來武裝,你們要拿什麼跟別人比?

還有大四同學,思考與問題解決不是必修課,是選修課。沒有人逼你們來選。配分,上課進度及內容,還有如何評分,第一節課都講過了。應該是很有趣的課,而且, 只要上課有來,跟著作作業,報告認真寫,上課多回答問題,拿個八十分不是難事。但是竟然今年要我當掉多數人(非一個),這一門課還是第一次(十三年來)。 不知你們為何要我這樣破戒?是不是說一句:「我沒辦法交報告,老師把我當掉好了!」,是很酷?耍帥?

這樣不只難看,而且不負責。我每週準備各種問題與道具是幹什麼?還不是要各位最後的報告作好!各位以為我在耍猴戲?各位是看好玩的?

說真的,當人真的很痛苦。但面對這樣的情況除了「當」,不知還有什麼方法?心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