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20, 2008

頭痛--打成績

已經等到最後一刻了。

我深切希望交報告的同學,還是沒有給我。

竟然一個選修課要當掉三個人(23人選修),到高醫任教以來是第一次。當然只來上過一次課的同學給他6分,是全班平移的分數,本來就預料中的事。但是另外有四位同學沒有在期限內交期末報告。

這個佔學期成績40%的期末報告,對修課的同學不止在成績上同時也在人生上或多或少是很重要的。雖然很不喜歡用時間、用成績逼同學作事。但學校乃至於整個社 會,都有給我們一些時間壓力之下,我們也得學著適應。學校要求老師們期末考結束後一週一定要交成績,沒交不但要記錄而且可能要在公開會議中公布老師姓名。 我也只好要求同學在期限內交報告。這是現實社會的縮影!

這樣的制度,由教育理念,是有一些瑕疵。但生活在這個環境中,大學生當然要學著適應。而且,我還主動催促這些同學。兩位能及時補交,但有兩位很乾脆不要成績了

你們很豪邁、豪爽,但我頭痛又心庝。我千萬不願意這樣就當你們,但你們又不給我不當的理由。甚至主動跟我說「當」我好了。不知誰把同學這樣教壞了?我沒有教你們這一種態度好嗎?頭好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