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13, 2007

問與被問

今天考完心實第一次期末考,面對厚厚一疊考卷,實在不知如何是好

這星期濟世大樓八樓西側特別熱鬧,尤其我那一間,難得有那麼多人來找我(平常找鍾老大的人比較多,因為他常不在 )。

這幾年來,考前被問問題的質與量有些不同了。以前(尤其一些年紀稍長,經驗豐富的學生)常會以觀察我表情同時用許多試探性用詞想套出答案。這幾年的同學,較沒有這種技巧了,而且我也會有擾亂戰術--反正表情多,乾脆有事沒事就表現各種表情。用來阻斷各位從表情中找答案的企圖。

當然,不同人來問,我回答方式也不一樣。有人緊張,就溫和一點;有人較皮那就稍加嚴肅一些。同時常會請同學先來說自己的答案,我會對各位所說,給予適當量的回饋,但不是答案。

來過的人的知道(希望是知道),我不給答案是,你的一個問題,如果我給你一個答案,你的思考一定會停止。其實,改錯沒有改到百分之百沒有問題的情況。所以希望我給你方向,你們就延著這些方向自己走看看。個人覺得,這樣才是對各位有用的教學的方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