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22, 2007

心情沉重

今天公告了心理實驗法補考名單及死當名單。

每年要把這名單貼出來前都猶豫很久,雖然在家裡一看再看。考卷也拿出來(雖然有些卷子實在不太想看)還是再檢查。

真的台上台下落差很大,我上課一直提醒吃負分的人一定要來找我!而且要多來幾次。不過有些人就很率性,不來就不來,成績不及格也無所謂。另外有些人好像來過了就交差了事一般,一群人嘻嘻哈哈,也沒有問什麼問題就飛快閃人(還真像快閃族)。

然後到期末公告成績才來門口哭!

我 也很想哭!我一整個學期希望你們能了解科學的思考歷程到底是怎樣的。這不是那一個權威說就對的!各位知不知某一國內著大學校長很不合科學態度的作風?如果 你碰到有人提到他那個「超心理學」,你可以跟別人說明他那裡錯了嗎?提到的人一定會以大學校長的權威壓你,你抵得過嗎?如果你以為交交課程回饋,準時來考試,就可以了解心理實驗法的奧義,或是學會科學家的態度。我只能說,你真的只能再來一次,而且要好好聽「我說」。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感謝給我回饋,現在不作審查,但請填「字詞驗證」。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還請大家原諒。